<li id="sj5l7"></li>

<li id="sj5l7"></li>
<th id="sj5l7"></th>
<th id="sj5l7"></th>
    <button id="sj5l7"></button>

    <button id="sj5l7"><acronym id="sj5l7"></acronym></button>
    1. 搜索

      010-58402442

      全國免費咨詢電話
      試論農民工“司令”回豫搶收農民工
      來源:中國在職研究生招生信息網 時間:2017-12-27

      8月14日,以“農民工司令”著稱的張全收回到河南。這一次,他打算在老家四處周游,再次說服自己的老鄉到南方去。回到駐馬店的張全收幾乎每天都要到農村作報告:

      “只要到我公司,管吃管住,無論有無工作,每月都能領到1300元至1800元工資。”從年初經濟危機時的四處退工,到現在的大批量招工,張全收大膽放出豪言:“我的金融危機已經度過!”


      接連多日,記者對張全收的招人之旅全程跟蹤,探訪其是如何度過這場經濟危機的?他的這次大規模回鄉招工,能否被視為經濟危機很快就要結束的信號?如果占中國出口相當份額的珠江三角洲再次有工作了,是否預示著中國最大的增長發動機就要再次開始轉動了?、


      “民工司令”的戰前總動員

      8月14日凌晨4點,風塵仆仆自深圳趕回的張全收一行不敢在鄭州停留,他要急著回家。他的家在駐馬店市上蔡縣朱里鎮拐子楊村,但張全收并沒有先回村,而是領著司機、秘書直奔駐馬店西園賓館,在這里,一幫人忙活開了,有布置會場的,有打印宣傳材料的,有通知人的……


      第二天上午,西園賓館二樓容納百人的會議室座無虛席,從駐馬店市各個縣區趕來的村民們在認真聽著張全收的報告。主席臺上的張全收說到激動處,便拿著話筒站起來講:

      “我這次回來的主要任務就是要招夠兩萬人,這兩萬人都要靠與會大家的幫忙了,當然,凡是幫我招人的,我都不會虧待大家。”

      會議室內的這些村民,是張全收新招的駐馬店市各縣區負責人,他們的主要任務是幫張全收招人。由于突然而至的民工荒,讓張全收不得不改變以前坐等工人上門的做法,他準備在駐馬店采取一個新的招人模式,以各個縣、鄉、村為基地,設立眾多的業務代表幫他招人。


      對于這次會議,張全收稱其為“戰前總動員”,現在打電話找他的,大多都是要人的,其實連他自己也不清楚與他合作的企業現在究竟缺工多少。


      “路費報銷不?”8月15日,在西園賓館的會議室內,來自確山縣劉莊鄉的王根喜沖著張全收發問。王是村委會副主任,被張全收發展為招工業務員。


      “報銷路費,大病、工傷全包,但要干夠一個月以上。我怕有些人是為了白坐車過去玩。”張全收拍著胸脯向臺下100多名業務員表態。

      8月16日,張全收的“報告會”轉移到了汝南縣常興鄉,為了迎接這位全國聞名的“農民工司令”,當地政府不僅在鄉政府大樓前掛上了歡迎的大紅橫幅,還組織全鄉各個村的村干部及村民代表前來參會。聽著張全收的報告,百丈屯村59歲的賀國喜老漢有些不相信地問記者:“會有這好事兒?有活沒活干都能保證一月領1000多元工資?我兒子、媳婦都在深圳打工,旺季時好找活,淡季時就得回來等,這下好了,我給他們說說叫他們找‘張司令’去。”


      常興鄉黨委書記趙銀中告訴記者:“常興鄉有16萬畝耕地,是典型的農業大鄉,總人口5.7萬,勞動力1.5萬,鄉里的主要產業也就是勞務輸出。現在有了‘張司令’這么好的平臺,我們會抓住這個機會,以鄉民政所、社會保障所牽頭,認真組織,把此次勞動力轉移,作為秋收前后的重點工作來抓。”


      接下來的幾天,張全收一行不斷奔波于駐馬店市下轄各縣區鄉村,一場接一場地作著報告。

      8月19日下午,正陽縣的大雨沒能阻止張全收的報告。正陽縣勞動就業服務中心主任王宇興陪同他一起來到雷寨鄉。王宇興告訴記者:

      “正陽縣全年勞務輸出在207人左右,但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減少至19萬左右,現在有好多急于外出打工的找不到合適的地方,‘張司令’的‘招兵買馬’真是雪中送炭。”


      “司令”變“旅長”

      文化程度不高的張全收靠干體力活在社會上闖蕩多年,在磚瓦場、建筑隊打過工,炸過爆米花,也開過小巴,如今仍能脫口而出爆米花時的順口溜:“左手拉、右手攪,大腳一蹬又一毛”。

      幾經努力,轉戰深圳的張全收創辦了“全順人力資源開發公司”,專招河南籍老鄉。他負責給老鄉們找工作、發薪、維權,包意外傷害和重大疾病,而他則向這些用人企業收取管理費。自2003年至2008年的幾年間,由于珠三角地區鬧“民工荒”,張全收和他的農民工迎來了他們工作的黃金年代。鼎盛時期的2008年,在全順公司的農民工每月最低工資能拿到1200元,工人人數也猛增至1.8萬人,張全收因此得名“農民工司令”。他曾放出豪言:“2009年,將用工規模擴大到2.5萬人”。


      然而話音未落,金融海嘯的寒流就已經越過了太平洋,將他打了個措手不及。2008年12月5日下午,廣東省河源市一家工廠打來電話,說要退回400名工人。第二天,張全收凌晨4點就起床出發,這一天他要連跑4個地方,都是因為工廠退工,他要親自處理善后。而此后,他接到的類似電話越來越多。根據有關部門的統計數據,截至2008年年底,在我國1.3億外出就業的農民工中,大約有兩千萬的農民工由于經濟不景氣無法找到工作而大規模返鄉。2009年春節過后,更大的壓力向張全收襲來。剛過農歷正月初十,他的公司就來了5000多名農民工。雖經四處奔走,但至2009年2月底,還有1800人待在宿舍區里。


      廣東省政協不久前組成專題調研組對經濟增速放緩帶來的就業壓力進行專題調研顯示,金融危機發生以來,廣東省已經有277農民工下崗,而今年一季度企業用工量同比減少20%左右。

      但就在張全收的危難時期,他被河南省推選為第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今年3月,他帶著提案到北京參加了“兩會”,其中6條提案全都是關于農民工和農村問題的。


      “民工慌”變“民工荒”

      不過,幸虧這種困境沒有維持太久,轉機自今年4月份開始,一些大企業訂單逐漸增多,珠三角企業對農民工的需求開始活躍起來。陸續又有工廠上門要人。這令張全收緊繃了幾個月的神經稍為放松。

      突然而至的“民工荒”可能是張全收在年初做夢都不會想到的。8月20日中午,遠在深圳的恒泰玩具廠行政總監于楓再次撥通了張全收的電話,這一次,他仍在問他要人:“我現在缺7300人,你能不能先給我100人?”恒泰是張全收的老合作伙伴,廠子里有500多人是全順公司的。


      記者隨后與深圳多家企業負責人聯系,均聲稱“缺工”。東莞某人力資源服務中心市場策劃許獎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作為珠三角最大的制造業人才招聘基地,高峰的時候,每一場招聘會都會有5000人來應聘,而現在只有不到3000人,工人少了,要人的工廠卻多了,巨大的供需缺口讓工人變得很吃香。”


      事實上,目前不僅是珠三角出現用工緊張。長三角也出現類似情況。記者日前從溫州市勞動就業中介機構和一些中小企業了解到,當地部分行業近期也出現“用工荒”。全市(以溫州市區為主)大約用工缺口15萬人,涉及的行業主要是制鞋、服裝、電子、電器、眼鏡等勞動密集型的傳統產業。
      深圳勞動和社會保障局公開數據顯示,自今年 4月份以來,深圳市由年初的崗位缺口首次轉為了用工缺口,6月份的用工缺口更是超過了6萬人。


      短期合同成就張全收
      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嶸教授曾跟蹤調研張全收的公司多年,對他公司的運作模式了如指掌。他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張全收的回鄉大規模招人,與南方新一輪的‘民工荒’有關,但要由此判斷經濟危機已經過去,為時尚早。現在的經濟確實在回暖,這與國家的經濟刺激政策,以及前段時間大批的農民工回鄉有關系。但經濟危機是否過去,是個很復雜的問題。”


      作為東莞市勞動局就業服務管理中心主任,蕭欣欣一直關注東莞企業的用工情況,對于目前企業訂單的增加和勞動力的短缺,蕭欣欣認為主要是國外的生活,必需品通過前半年的庫存消化之后需要補充,目前絕大多數企業的訂單都是一個季度的短期訂單,而在往年總是在年初就已經下了全年的訂單。對于目前這種用人的火爆究竟能維持到什么時候,蕭欣欣稱“沒有多大把握”。


      與蕭欣欣的觀點相同,深圳市統計局綜合處處長夏有亮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達了同樣的隱憂:“深圳市今年上半年出口是一1 8,1%,而東莞上半年的出口為-24 2%,這表明受國際金融危機的影響還是比較大的,不可掉以輕心。”專家、官員的擔憂,同樣在張全收的招工過程中得以顯示。在張全收作報告的一個鄉,一位鄉社保所所長與記者交流:
      “現在我們以政府的名義大批給‘張司令’招人。現在他可能缺人,工資也會有保障,但過完年會是什么情況呢?于建嶸教授在電話中也稱:“張全收可不傻,賠本的買賣他不會干。不過通過這些年對他的跟蹤調研,確實發現他干的這個行業不僅替政府分了憂,也承擔了不少社會責任,自己也從中受益。他所說的包吃包住,包工傷、包大病都是可靠的,也經受了考驗。”
      短期合同如何調配成長期合同


      對于這些擔憂,張全收則笑稱:
      “不是問題。”一是因為,他的合作企業已從原來的100多家增至200多家,況且他現在與這些企業簽訂的都是常年合同。因為這些合作企業遍及電子、服裝等幾十個行業,不同行業的淡旺季不可能同時出現。像一些日資企業,往往是春節前后是用人高峰期,而一些玩具及圣誕禮品卡企業,往往是6月至10月份為用人高峰,春節前后則正好是淡季。這樣他的公司就好像一個屯兵場,隨時可以調配,基本上能保證招來的工人常年有工。另外,有些企業對于一些技術熟練工人即使不缺工也不愿意退回來,因為怕萬一來了訂單不好再找到熟手。對于這些厚道的企業,張全收笑著說:
      “他厚道咱也厚道,他缺工時,咱都緊著他先送。”受金融危機影響,一些劣質企業均已倒閉,而留下來的企業都是信譽比較好、實力比較雄厚的企業,與這些企業合作更有保障。張全收趁著這少有的空閑時間,大量培訓工人,從每天早晨的跑操、喊口號,到白天的技能和安全培訓,這些訓練有素的工人,是讓好多企業愿意用工的重要原因。


      恒泰玩具廠行政總監于楓也承認,用張全收的工人雖然多交了些管理費,但劃算,一是省去了四處招工之苦,二是淡季的時候節約了開支,還有就是他的工人好管理。
      于建嶸教授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稱,其實張全收的這種模式在國外早就有了,所不同的是張全收根據中國的國情有了一套自己獨創的東西。根據國外運作的情況看,這種用工模式遲早會替代單個農民工直接對公司打工的老模式。至于張全收的這種模式還能走多遠,規模能壯大到何種程度,于建嶸說:
      “這要走著瞧,你別看全收身上掛滿獎章,但他背后是成千上萬農民工的吃喝拉撒,有時候,他也會痛哭流涕。”

      上一篇:試論西盟縣總工會:加強農民工技能培訓 提高農民工就業能力(等)

      下一篇:在職研究生論文答辯時間推遲影響正常畢業嗎?

      我要報名(有紅色*表示必填項)

      在線提交信息,方便會盡快將審核結果進行公示

      我要評論
      0 條評論

      微信掃一掃
      關注官網公眾號

      超碰在现线久2019